当前位置:首页 > 征文启事 > 正文内容

征稿通知!

萧十1狼3个月前 (04-11)征文启事513
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 AI飞升笔记 ,获取AI写作助手工具,提高生产力。


征稿通知


    1984年,北海被列为全国首批14个对外开放的沿海城市,今年是北海对外开放40周年,40年来,北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为更好地发挥政协文史资料“存史、资政、团结、育人”的作用,让珍贵的史料不因时间的流逝和人的变故而流失,目前市政协广泛向社会征集北海对外开放以来的文史资料,并出版《千帆竞发——北海对外开放纪事(2014-2023)》。现将相关征稿事项通知如下。

    


     一、征稿范围


    《千帆竞发——北海对外开放纪事(2014-2023)》一书分为前言、纪实篇、逸事篇、述怀篇、后记五大部分。纪实篇主要收集北海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等方面史料,纪实性反映北海改革开放的历程;逸事篇主要收集北海改革开放进程中鲜为人知的重要历史事件,反映北海在改革开放各个阶段中作出的重大决策及其对北海发展的影响;述怀篇主要收集“新北海人”投身北海开放开发建设的经历,反映北海开放的成效,及其在国际、国内的影响。

     其中和我县相关的历史事件详见附件2。


    


     二、征集对象


      全县政协委员、历届政协委员;各民主党派合浦总支、工商联组织及成员,无党派人士及有关人民团体;文史工作爱好者;社会各界人士。



     三、撰稿注意事项


     (一)文稿应实事求是,注重史实,具有亲历、亲见、亲闻“三亲”特色和可读性,体裁为叙述性、回忆性文章,从一个侧面、一件事、一项工作、个人亲身经历入题记述以真实、生动、感人的典型事件和人物,真实反映我市、我县改革开放、发展的史实。


     (二)文稿字数1500左右,有条件的请录入电子文档;如有相关资料的图片、照片、手迹、往来电文、信件、档案资料等重要史料佐证,请一并附上(复印件即可)。照片彩色、黑白均可,并附文字说明。引用史料和他人文章的请注明出处。尊重知识产权,体现文责自负原则。


     (三)来稿请注明撰稿人姓名(投稿请附撰写者简单介绍)、工作单位、通讯地址、联系电话。


      (四)投稿截止时间:2024年4月20日


    


      四、征集方式及材料收集


     (一)直接送达或信函邮寄。直接将有关资料交送到合浦县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审核。报送的史料请注明提供者姓名、详细通讯地址及联系电话。


     (二)电子传送。直接将有关资料电子版和对于能够简单复制的资料,如照片、图片、聘书、奖状、证书、文稿等,可高清原色扫描、拍照或录制后制成电子资料,发送至电子邮箱,并附上文字说明和提供者的有关信息。


     (三)联系方式。县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林利武18177905233。电子邮箱:hp7260805@163.com;地址:合浦县廉州镇康乐街1号。

    


     五、工作要求


     (一)要积极发动全县政协委员和政协各参加单位成员,尤其是在北海、合浦改革开放各个阶段具有代表性的委员和相关人员积极撰稿;县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要与各协作单位积极沟通对接,高质量完成征稿任务。


     (二)县政协委员要积极响应,把亲自撰写和收集文史资料作为履职的重要内容。同时要广泛宣传,积极动员所联系的界别群众和身边文史爱好者、摄影爱好者提供有参考价值的文史资料。


     (三)来稿一律不退稿,由县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保存,请自留底稿。稿件一经选用发表,将回赠作者样书并按照相关规定付予稿酬。


合浦县政协办公室

 2024年4月9日

    


附件1:稿件范例

尊重大海发展北海

李树华


      时至今日,北海进一步对外开放已经走过了30载光阴海洋是北海一次次走向开放的重要通道,可以说是一条对外开放的“蓝色大动脉”

      从最初忽视海洋,到进一步对外开放伊始的逐鹿海洋,竞争海洋、开发海洋,进入被誉为“海洋世纪”的21世纪身在北海的人们渐渐懂得尊重海洋,和平利用海洋。回望来路,从国家、自治区以及北海市,在对待海洋的态度和认识上,不得不说,我们走了弯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甚至造成了一些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所幸,我们能够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才避免了更深的伤害和更严重的后果。


从忽视海洋到了解海洋

     1984年北海进一步对外开放之前,广西对自然资源的自我描述是“八山一水一分田”,没有人把海洋当回事。我的工作单位初期隶属于广西水产局,后来与北海市水产研究所合并成为广西水产研究所北海分所,然后又与广西海洋研究所合并,增挂了广西海洋水产研究所的牌子。毕竟当时的北海还只是一个县级市,各方面都很落后,单位合并后归属自治区水产局和广西科学院共管,在规格上一下提升了几个级别。我们从这件事上可以感觉到上级对北海的海洋事业发展颇为重视。

      为加强北海分所的力量,广西水产局从下属的北海捕拨公司划拨了两条渔船配合我们做北部湾渔业资源调查。手头连基本资料都没有,常让我们有“老虎吃天,无从下口”的茫然,几个初出校门的青年就这样因陋就简随船出海了。

      搞渔业资源调查是一项比较辛苦的工作,但最让我们尴尬的却是人们对这项工作的轻视。由于对海洋的认识有限,我们调查小组所到之处,人们普遍的态度都很冷漠,不大理睬我们,更不用说主动、默契地提供材料,配合我们的工作栉风沐雨一年多,我们完成了《北部湾虾类资源调查》针对北部湾海域的环境要素和资源量反复研究,计算出对虾的可捕量。令我记忆犹新的是:当时北部湾海域水质清洁对虾的品质超群,个头茁壮,出口到国际市场特别受欢迎。此后,我们又相继进行了广西海岸带和海涂资源综合调查、近海水文和近海水动力资源调查、海岛资源调查等(其中部分项目是国家攻关课题),并撰写、出版了《中国海湾志》在内的系列专著,通过理论联系实际,摸清了家底,

      广西南部濒临的北部湾面积12.93万平方公里,不仅是中国著名的四大渔场之一,也是世界海洋生物物种资源的宝库,近海海域有海洋生物900多种,其中有较高经济价值的100多种,举世闻名的合浦珍珠也产于这一带海域。海洋矿产资源也很丰富,已探明矿产有20多种。除此之外,北部湾还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初步探明油气资源量12.6亿吨,是我国六大油气盆地之一。

      北部湾丰饶的海洋资源令人不可小觑。慢慢地,在“八山一水一分田”的描述之后,广西又慎重地加上一句“还有一片海”。随着北海进一步对外开放的脚步加快,批批优秀的科技人才渐次补充进来,海洋事业不再是最初捉襟见肘的被动局面了。


在开发中伤害了海洋

      从轻视到重视,这个认识过程漫长而曲折,然而,在重大项目的决策上,仍然是一波三折的。

      20世纪90年代初期,北海步入改革开放的快车道,知名度与日俱增。北海以其明媚的阳光、清洁的沙滩、柔软的海水“3S”要素吸引了世人的喜爱和关注。当时我任广西海洋研究所环境资源室主任、副研究员,意识到开发银滩(当时还叫白虎头)旅游价值后,我曾多次在《海洋开发》《北海日报》等报纸杂志上撰文呼吁合理、加速开发白虎头。

      如大家所愿,白虎头的开发提上日程,而速度则快马加鞭到令人咋舌。让人遗憾的是,在开发的过程中,依然缺失了海洋专家的话语和身影,决策者对诸如海洋动力、沙滩发育规律这些科学概念没有引起足够的认识和重视。很快,仿佛在一夜之间,沙滩上如木麻黄等防风原生植物在刀劈斧斫之下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像搭积木一样,在开阔的沙滩上盖起大大小小的酒店、餐馆、商场,以及长长的防波堤。白虎头更名为“银滩”,拥有了“天下第一滩”的美誉,成千上万的游人潮涌向这里。时光弹指而过,正当人们心安理得地享受者开发带来的丰硕利益时,银滩表现出了清晰、明确的临床症状:洁白的沙滩在渐渐变灰,变黑。1996年,“中华环保世纪行”报道活动中的新闻媒体这样描述银滩:旅游区海滩中心段的沙质,表层颜色已由银白向灰过渡,部分沙滩表面有黑色斑点,泥化和有机沉淀现象在加剧。

      2001年9月,《广西科学》杂志刊登了科研人员的一篇论文--《北海银滩海岸冲刷及环境污染原因分析》,论文分析了银滩水质变化的原因:潮位变化与海浪的持续作用,曾使沙坝与滩面形成统一体,沙丘沙滩互为依存,互为补充修筑挡浪墙后,挡住了击岸海浪的上爬道路,割断了沙丘、沙滩相互交换的联系,使其无法发育成长,岸滩结构由此遭到破坏。变窄变陡的沙滩不断受到强风浪的冲刷,表层银白色的沙层被大量冲走,而泻湖口人为建起来的挡浪墙又拦截了来自西面的补沙。海浪终日不停歇地冲刷淘洗,沙滩底层含有机腐殖质并挟有黏士的黑沙终于露头。

      市民的担忧、媒体的关注、专家的报告引起了北海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

      2002年6月,自治区政府批准了《北海银滩旅游区规划》规划中的“三还”原则--“还银滩于大海,还银滩于自然还银滩于人民”最为引人注目。当年12月,北海市政府通告:为恢复银滩当年“绿树银沙”的自然景观,40天内拆除北海“王牌景点”银滩中区两大公园内的39幢临海建筑及混凝土防浪堤……

     由于所拆除的39幢建筑的业主利益错综复杂,涉及的债权债务盘根错节,整个“三还”行动步履维艰,人力、物力、财力消耗巨大,有媒体形容此弥补恶果之举为“壮士断腕”,可知代价惨重。所幸由于修复和治理及时,避免了更大的灾难性损失。


和谐文明,生态海洋

      让我备感欣慰的是,随着北海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深入和社会的进步,人们尊重科学的意识在不断增强,如今,国家对海洋事业日益重视,关于海洋保护的法律日渐成熟与完善。北海市也在规范用海秩序、合理开发海洋资源、加快海洋经济发展做了大量的工作,一些不合理用海资源浪费、重要生态系统退化等问题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海域管理从“无序、无证、无偿”的“三无”状态走向“有序、有证、有偿”的良性局面。

      如今,举凡涉及用海项目,都必须经过海域论证和环境评估,如果确定对海洋可持续发展有不利影响,基本上都会被否决。让我印象比较深的一次是曾经参与过的合浦金滩农业开发项目,经过分析研究后,专家组一致认为此项目对廉州湾生态环境和航道都会产生不利影响。最终,政府采纳了专家的意见,不批准用海。这件事体现了决策部门对专家论证的重视,能够听得进专家的话了,放在从前,这是无法想象的。

      由于工作变动,2000年后我从海洋部门先后调任市政府、市政协担任领导职务,但我的心始终未曾和海洋事业须臾分离。

      我感到很幸运的是:我成长的脚步和祖国改革开放、北海市进一步对外开放的脚步频率一致。刚出校门时,满怀激情的我一心想着“人定胜天”,用我们的所学所为改变自然征服自然,从大海那里斩获更多的资源,让海洋服务人类,如今,耳闻目睹让我深切地体会到:面对海洋,人绝不可起狂妄之心,必须懂得尊重自然规律和科学规律,像尊重我们的母亲一样尊重海洋。

      我相信,随着我们对海洋的了解、对科学的探寻越深入我们就会愈加懂得和海洋和谐相处,也只有掌握生态文明的发展之道,才能给北海的对外开放注人源源不竭的生命之光。

(写于2013年12月)


      李树华,原北海市政协副主席。时任广西海洋检测预报中心主任、广西海洋监察大队大队长、中国海监第九支队支队长。



采访朱总理

-最难忘的一次采访

梁思奇


     当了多年记者,记不得哪次采访最难忘。编辑说写写采访朱镕基总理的经过吧

      这倒提醒了我。朱总理到过两次北海,区区几十万人口的一个城市,给一个管着十几亿人的国家总理留下过很深的印象,以至于不止一次在北京的形势报告会上提到。他对北海有过尖锐的批评,也有过由衷的赞许,他着力推行的政策给这个城市打下深深的印记。而我曾经距离很近地看到过他,他的音容笑貌,他的一举一动……

      1998年10月20日晚,天已经擦黑,我守在迎宾馆,手里端着一架美能达相机,不停地摆弄。当时作为《北海日报》分管业务的副总编辑,类似的采访对我来说,并非第一次,但心里还是格外紧张。没有任何同行与我交流,因为朱总理到得晚,抵达时不再安排记者采访,市领导为了尽可能多留下一些资料,指定分配一个当晚迎候人员的名额给《北海日报》记者。

      7时10分,引路的警车驶进了迎宾馆,随后是一辆面包车。我一眼看到了司机后面座位那个电视上常见的身影。车门打开后,朱总理躬身走出来,和迎候的领导握手。他身材高大,面带笑容,我一边往后退,一边不停地按快门。不知怎么就退到了五号楼台阶旁,迈步走上台阶的总理看到挡在他面前照相的我,点点头。我赶忙闪在一旁,一群人簇拥着走了上去。

      朱镕基此行是到两广和福建考察打击走私,同行的还有时任国务委员的吴仪。第二天上午先去了位于外沙的海关基地。他登上缉私艇,因为怕拥挤,大部分记者都被拦在岸上:我的眼睛一直追着那个穿灰色夹克的高大身影,他的背微微有些躬,向整齐列队的缉私队员挥手,后来他走进了船舱双手抓着扶梯从窄小的出口上到二层,风吹乱了他的头发,他吃力地攀扶着扶梯那一幕一直定格在我脑子里,我想起他已经快70岁了!

      在基地码头,摆着几艘缴获的“大飞”,有一艘的侧面留着弹孔。朱总理细心地询问“大飞”和缉私艇的速度。他说,如果逃跑,就开炮把他打沉!他还说,要给海关配备最先进的装备,“除了航空母舰不能给你们,其他都可以。”

      我挤得很近,这些话听得很清晰,感受得到他对遏制走私的焦虑,打击走私正面临普通人所不了解的复杂和严峻。在下午的汇报会上,听到广西有个走私大王逃到了南美的苏里南,朱总理转过头对随行的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说:李纪周,你听到没有,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给我抓回来!而就在一个多月后,这位副部长即从政坛上消失,因为与厦门走私大王赖昌星的牵连。朱总理随后似乎无意间问起上午视察时在外沙海关基地不远处两个突兀的大油罐:是谁批准把那么难看的油罐安放在那里的?批准的人是不是拿了钱?总理说得很艺术,他说的是“难看”,但他心里明白海边这两个大油罐最有可能的用途是什么,却没有明说--在总理走后,那两个油罐很快被叮叮当当敲掉了。

      下午的汇报会,朱总理讲了约两个小时。内容记不全了但记住了许多话。他问某项产值,领导一时没回答上来,“你也不用算了,”他说,“反正现在的数字都信不过,咬一口,流很多水出来。”他提起因违规拆借资不抵债被强行关闭的广东信托投资公司,“有人说关不得,那是块金字招牌。我说那是镀金的,已经没有多少金了!”他说粗粗绕北海一圈可能好的东西没看到,但“感觉规划有些乱,文化不多”他侃侃而谈,出语尖新,明白晓畅,如叙家常,毫无端着架子的套话、空话,我如饮甘露,同时暗暗替那些大记者们叫苦:这可让他们如何写稿?

     汇报会结束,下班时间早过,政府大院得知消息的人都赖在办公室,等着看总理一眼。会议一散,他们纷纷涌出来远远地聚在球场旁、树荫下,总理朝他们连连拱手。

      当晚我就把消息写好,按照惯例,一到考察结束,新华社通稿出来,地方媒体就可以见报了。消息是“规定动作”得一级级送审,写得四平八稳,心有不甘,写了篇散文《敬爱一个人》,在副刊登出后,接到好几个电话:你怎么写出这么感人的文章?一年多后,一位小学生问知我的名字后,一脸惊奇:我们老师曾叫我们把你那篇文章剪下来贴在教室里。我心里知道,不是我写得好,是被写的人特别,这个人敢在一年一度的“两会”记者会上坦承农民负担已到了“民怨沸腾”的程度,敢直斥九江防洪大堤是“王八蛋工程”敢说给贪官准备99副棺材,给自己留一副。他与百姓声气相通,心心相印。

      迎宾馆老总顾能通后来告诉我:朱总理当晚住下后,在房间里与夫人劳安一边吃饭,一边看他每期都不愿漏过的《焦点访谈》,播的是山西运城地区搞“政绩工程”,把一截截的铁管戳在玉米地里,冒充滴灌工程竣工。总理气得把扒了一小半的饭碗放下来,夫人劝他多吃点。他说:不吃了,吃不下!

(原文发表于2004年11月24日《北海日报》)


      梁思奇,北海市二级巡视员,时任《北海日报》副总编

    



投稿赚钱: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 AI飞升笔记 获取AI写作助手工具

本文链接:https://zwqs.org/post/1645.html

分享给朋友: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